主页 > 关注人物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1920-1930 年代,台湾的女孩和她们的妈妈和阿嬷相比,上学的机会提高了。同时,工业化的生产方式提供了许多人力密集的工作,使得女性进入工厂就职的情形越来越普遍,台北的烟草工厂跟茶叶工厂的生产线上,几乎都是女性的天下。而台北这样的大都市中,随着新式设施与服务的出现,许多需要专业技术的工作类型,也开始看见女性的身影。虽然女性踏入婚姻后继续工作的比例并不高,但有些如车掌和接线生一类的工作,从此成了男性无从竞争的女性专利。

车掌小姐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在新兴的交通产业中,女性也不曾缺席,虽然在台北与新竹等大都会中,1930 年代就已经有女公车司机的出现,但这毕竟只是会上报纸新闻的特例,而车掌小姐才是女性在通运界的代表形象。比起只需专心开车的司机先生,两人一组、穿着西式制服的车掌小姐才是公车上真正的「总管」,卖票、收钱、报站不说,指挥倒车或是照顾老幼乘客的需求,全是她们负责的事项。

这些能俐落地在公车行进间迎风搭站门边的车掌,以十七到二十岁的小姐最多,她们大多从公学校毕业后就开始工作了。如果排到了两点半开始的下午班,那就得晚上十一点半才能收班回家。到了月底,辛勤工作的年轻车掌,大约能带 25 圆的薪水回去贴补家用。

◎ 随身携带的小皮包是车掌小姐的标誌,里面收纳了轮班时需要的器具。

百货小姐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1932 年菊元百货的开幕,为女性就业增加了「百货店员」这项新选择。虽然百货店员 12 至 50 圆的月薪範围仅比工厂女工略佳,但经过筛选的体态容貌配上时髦俏丽的制服,让百货小姐成为人们眼中光鲜亮丽的体面工作。

对 1935 年台北的民众来说,上七层楼高的菊元百货坐电梯、逛街、让电影明星般的店员为你服务、介绍商品,别说在台湾,在当时世界上其他国家都还称得上是走在时代尖端的都市经验呢!

接线生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在自动转接的电话系统于 1937 年来到台北前,人们拿起电话的第一个说话对象可不是你想联络的人,而是电话局里被称为「交换姬」的接线小姐。客户得等她们亲切地询问想拨打的号码,再将线路接上正确的插孔,对方的电话才会响起。

如果妳在 1935 年,是个十三岁以上的女孩,又接受过基本程度的教育,或许可以考虑应徵这个工作。不过除了得通过简单的作文、算术测验外,妳的声音是否甜美,口条清不清楚也会影响妳能不能入选。

在电话局闷热的机房中,接线生排排坐下,眼前是灯号闪烁的插孔,身后除了散热的风扇外,还站着督导的主管。随时要求即时反应的工作压力颇大,但公学校毕业就能拿到 52 钱的日薪,表现良好还有奖金可领,仍让接线生不失为年轻女性就业的好选择。

护士、助产士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

公共卫生的改善与医事工作的建立是日本在殖民台湾之初便积极发展的项目,也因此护士和助产士在 20 世纪初期,就已是必须接受训练讲习与证照认可的专业了。

早期在民间协助产妇接生的女性被称为「产婆」或「先生妈」,她们虽与妇女和新生儿健康息息相关,却只是被邻里间认为有助产经验的妇人,当生产过程不如预期时,迷信与偏方往往是产妇唯一的倚靠。这种情况在日本政府将这项工作立法规範为「助产士」后有了改善。

从 1907 年开始,十六岁以上受过基本教育的台湾女孩都能参加讲习训练,在学习一定程度的西方医疗知识并通过考试后,就能成为合格开业的助产士,执行产检和接生的工作。护士的情形也十分类似,在 1910 年代受到法令与训练的规範后,曾受过公学校教育的台湾女孩,也能进入「看护妇学校」或参加官方或医院成立的「看护妇讲习所」,学习西式的医事看护技能,投入职场。

虽然护士与助产士都是社会上少数拥有医学知识的女性,但由于当时对护士的工作定位是以服从医生并协助医院杂务为主,在民众眼中,总觉得独自前往民家出诊的助产士,比起护士地位彷彿更高一点儿。

到了 1935 年,全台湾已有二百三十五所公私立医院,有照的开业助产士也有一千六百余名。打从台湾有西式医院开始,护士就是必须轮日夜三班的辛苦行业。助产士虽然没有固定的工作时间,但得随传随到,不分日夜地到产家接生。其实,日治时期的护士收入并不理想,月薪不到 20 圆的不在少数,论次收费的助产士一次接生能收 1-2 圆,如果愿意离开都市,到乡间担任公设助产士,一个月则有 20-25 圆左右的薪水,比起自行开业更有保障一些。

◎ 穿着西式制服的是护士小姐,而台籍的助产士大多穿着汉服工作。

– 摘录自《台北一九三五年》

1935 年的台北,开始出现职业妇女,最夯的职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