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务移动 >72岁岑凤英当童工偷师学得好厨艺‧退休为婚宴庙宇掌厨

72岁岑凤英当童工偷师学得好厨艺‧退休为婚宴庙宇掌厨

72岁岑凤英当童工偷师学得好厨艺‧退休为婚宴庙宇掌厨现年72岁的岑凤英为家中长女,年幼时因家境贫寒而被迫从小扛起养家责任。12岁那年跟随母亲到富裕人家当小帮佣,却也因此让她学得一手好厨艺,从此成为街坊口中厨艺精湛的煮妇。尔后,她更以经营小食档帮补家用,养大5名孩子。退休后,她不但未荒废厨艺,反而常到住家附近的庙宇义务为信徒煮食,或受邀到婚宴掌厨,为数百名宾客烹煮六七道佳餚。一生甘于在厨房里当个平凡煮妇的她,却于古稀之年在女儿鼓励下尝试走出厨房,站上大舞台表演舞台剧。虽然她对童年时错失教育机会一事耿耿于怀,但能靠着厨艺把孩子养大,并获得街坊邻里的好评,已足以让她老怀告慰。岑凤英出生于战乱时期的四十年代,童年时,她的家境贫寒,加上父亲的思想守旧,使得身为长女的她失去了上学受教育的机会。她在家中排行第二,上有一个哥哥,下有8名弟妹。因兄弟姐妹众多又家贫,当时年纪小小的她,不但得肩负起照顾弟妹的责任,还得跟随母亲出外打工来帮补家用。现在的孩子到了12岁时,多还沉迷在玩具和电子游戏堆中,但当年只有12岁的她却得跟着母亲到富有人家当帮佣。当妈妈在帮老闆一家人洗衣服时,她就帮忙照顾刚学步的小主人。开贩摊养大儿女随着小主人一天天长大,她也从小女孩长大成亭亭玉立的少女。16岁那年,原本只负责照顾小主人的她转到厨房帮老闆娘切菜和準备每日三餐的食材。虽然她对烹饪有兴趣,但碍于主僕之分而不敢开口请教老闆娘,只能在一旁“偷师”,一边洗菜一边偷瞄老闆娘煮菜的方式,并将烹饪方法牢记脑海里。她刚踏入18岁的青春年华,就马上嫁给年长她12岁的丈夫,并生下一女四男。婚后的她一直在家里相夫教子。然而,仅靠丈夫一人驾德士来支撑家庭每个月的开销可说是捉襟见肘。为了分担家里的经济负担,擅长烹饪的她在婚后十多年即决定顶下弟弟在槟城中路的小贩摊格,卖起鸡脚、薄饼、炒蚶和田螺等小吃。当时,她一人包办烹调所有食物的工作,而当值夜班德士司机的丈夫,白天都会帮忙她準备食材,而长女和长子则会帮忙端食物给食客。过后,家中的经济状况因食档的生意日渐上轨道而逐渐好转,但随着先生于她49岁那年过世,长孙于同一年出世后,她就决定结束小贩生意,在家含饴弄孙。儿孙心目中的厨神岑凤英不仅以好厨艺征服婚宴宾客和庙宇信徒的味蕾,她更是孩子和孙子们心目中的最佳“厨神”。除了每天烹煮三餐供子孙食用,每逢除夕夜,她更是坚持为儿孙烹煮一桌丰盛的团圆饭。“我的孩子和孙子最爱吃我煮的菜,每逢过年,从除夕至年初四,他们一定会回家吃我煮的团圆饭。”虽说新年是难得的休息时机,但她宁可放弃这大好休息时机,而长时间待在厨房里忙东忙西,只为能烹煮多道儿孙期待已久的美食。满足儿孙的口腹之慾是她最在乎的事情。她所擅长的菜式很多,询及她最拿手的菜式时,她笑称:“有人说我煮的菜尾汤最好吃,但也有人爱吃我煮的鹹菜鸭和猪肚汤,而我的孙子则说滷肉和咖哩鸡最好吃。”虽然人人口味不同,但凡吃过她烹煮的菜餚的人士,都会竖起拇指讚好,这对她来说,已是一种肯定。娶媳妇宴客亲自下厨虽然岑凤英结束小贩生意,但她的好厨艺多年来在朋友和食客口耳相传之下,逐渐累积了好口碑。因此,每当朋友的家里办婚宴时,都会邀她到家里掌厨。“许多朋友娶媳妇前夕,都会在家里宴客,而他们多会邀我到家里煮食供宾客享用。由于是义务性质,所以我都是陪同主人家一起购买食材后再义务帮他们煮食。”她不只在朋友家有喜事时义务掌厨,就连自己嫁女儿和娶媳妇时也都亲自下厨。煮后再打扮招待客人“我的女儿和其中两名儿子结婚时,我都是自己下厨煮菜供宾客食用,待準备好六七道菜餚后,我才梳洗换衣以接待宾客。至于另两名儿子则因旅行结婚而没有办婚宴。”烧得一手好菜的她即使身为婚宴主人家,最终仍因技痒而会亲自下厨,好让宾客能因为吃到她亲手烹饪的佳餚而感到宾至如归。她的拿手好菜包括炒沙葛、炒花椰菜、猪肚汤、青瓜酸和滷肉等。“孩子和孙子都爱吃我煮的菜,他们有时还会叫我开煮炒档,但我告诉他们我要享福了,不想这幺辛苦。”只要看到子孙们吃光她烹煮的菜餚,她已感到心满意足,至于开档赚钱对她来说已不是重要的事。厨技获信徒讚赏每一年的农曆五月初三、六月十八和八月十二,岑凤英的住家附近的一家庙宇都会举办庆典活动,而该庙宇往往也都会邀她到场烹饪食物供三四百名信徒和工作人员食用。由于是盛大的庆典,出席者众多,因此,庙宇一般都会邀请数名厨师各自烹饪不同的菜式,而她每年也都会在庙方安排下,负责烹饪其中数道菜餚。虽然她年纪渐长,但她每年在接到庙方的通知后,都是一人包办买菜、切菜和煮食的工作,而她所烹饪的菜餚也总是让信徒和工作人员吃得津津有味。“一些信徒在嚐过我烹煮的菜餚多次后,甚至已可分辨哪一道菜餚是由我下厨,并对我的厨技讚赏有加!在过去这些年来,我曾煮过糖水、鸭腿麵线和各式菜餚供信徒和工作人员食用,其中,菜尾汤最受欢迎。每一次庙宇举办庆典时,负责人总会安排我负责煮菜尾汤,他们也都说我煮的菜尾汤很美味。”烹调诀窍是耐心煮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想要煮得一桌好菜,新鲜美味的食材固然重要,但厨师的厨艺和耐心更是不可或缺的要素。岑凤英得以从一名小帮佣蜕变成厨艺了得的煮妇,除了是因为兴趣,更是因为她有过人的耐心和毅力,以及好学不倦的精神。注重美味也注重健康“烹饪时不能太心急,唯有专心煮食,才能煮出让人回味无穷的佳餚。譬如说,煮咖哩时得用慢火细炒香料,并掌握加入椰浆的最佳时机。根据我的经验,厨师必须在咖哩即将起锅时才加入椰浆。因椰浆若经长时间熬煮后才起锅,将会导致食者出现胃胀风的情况。”她烹饪时不但注重食物的美味,更注重食客的健康。“再举个例子,当我煮鹹菜鸭时,我必定会先把鹹菜浸在清水里两三个小时,然后才下锅烹调。这个步骤不能少,否则,煮出来的鹹菜鸭会太鹹,导致很难入口。”她对烹饪的每一个步骤都一丝不苟,这是她多年来的烹饪之道。虽然她的好厨艺早已获得街坊邻里的肯定,但她并未因此而故步自封,反而还一直抱着活到老,学到老的心态。“我常观察别人的烹调方式,若吃到美味的,我也会动脑筋研究其中诀窍。”但无论是嚐到芳香四溢的美食,或是令她难以下嚥的食物,她都会仔细研究其中的缘故,而她也会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以进一步提昇自己的烹饪技能。处女演舞台剧圆满结束岑凤英大半辈子都在厨房里为家人和食客张罗餐点,知足常乐的她一直安于当个平凡的家庭煮妇。从来都没有演出经验,也从未想过当演员的她,今年8月初却在长女的鼓励下,首次登上大舞台,参与槟城乔治市艺术节开幕礼的大型纪实剧场“100%槟城”的演出,成为这部汇集百名素人演出的剧场的其中一名素人演员,为自己平凡的人生添加了耀眼的一页。忆起童年当童工心酸“还记得第一天綵排时,导演要我自我介绍,当我说起童年时没有机会唸书,12岁就去当小帮佣的辛苦日子时,我不禁……”忆起童年时因家贫而被迫出外当童工的日子,她的眼泪就不听使唤地流了下来,并在3名来自德国的舞台剧导演面前哽咽起来,而与她一起参与演出的女儿则不停在旁安慰和鼓励她。“在前几次的綵排当中,我还是很害怕,但经过一週的训练后,我发现我已经不再害怕。”当她正式演出时,虽被千名观众盯着,但首次登上大舞台的她已能淡定地完成演出。首场表演结速后,当她回到后台时,导演竖起拇指对她说了一声“Good(好)!”,让她如释重负。加上儿孙共11人在台下为她加油打气,让她对于自己的处女演出感到很满意。“哎哟!我这把年纪还有机会上台演戏已算难得,都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副刊‧报道:刘楚珊‧2015.09.18